唐詩格律(九---中)

被毀前的圓明園竟然這麼美 - 凝望 - 凝望

                                              圓明園

  唐詩格律通論

  第三節 七言詩的詩律   ###校對未細,見錯字 希指出#######

9.3. I  初唐的詩人在繼承齊梁體詩律的基礎上向前邁出了一大步,這就是以五言詩的格律為基礎,加長了一個節拍,形成了在格律上同質的七言體詩律,並比較迅速地使其達到了成熟的境地,其中,七言體的粘式律和五言體的粘式律一起.被人們稱之為近體詩,至此,五言七言兼備、長短體式均宜,以粘對規則作為構律規則的近體詩趨于完備了。唐代以來,這種近體詩成了中國古代格律詩的核心和主體,影響及于千秋萬代。在這種主體格律之外,齊梁體的對式律和混合律仍繼續存在,充作輔助性的詩律,對近體詩起了補充的作用,從而使古代詩律形式更加豐富多彩。

在格律結構上同質的條件下,由五言格律詩滋生出七言格律詩,這並非難事。然而,由此而産生的積極作用卻是十分巨大的.、。為什麼?因為,它在初唐詩風轉變和詩歌發展的的時刻為詩人提供了完美的格律形式,這種形式和新的詩歌內容結合,大大促進了唐代詩歌發展到了空前興盛的境地,在中國詩歌史上形成了一個絢麗多姿的高峰。唐代七言近體詩的巨大成就.可以説,已超過了由五言延長至七言這一詩律發展本身的價值:

唐七言詩的格律也和五言詩相似.可以按粘式、對式和混合式三類加以概括。不過,粘式律在詩中已佔了優勢,合格的七絕、七律已隨處可見,詩例的數量也很多;對式律和混合律在詩中的比重則大有下降的趨勢,這是詩律發展-中出現的一個客觀的事實,也是可以理解的:下面.我們按格律種類列舉出若幹詩例,作簡要的分析説明。

9.3. 2  七言詩粘式律

七言詩符合粘式律的要求,這是初唐時期才興起的。從數量上説,與五言詩比,那還是少得不成比例的;但從這已有的一定數量的詩例看,仍是能夠證明這種格律詩已經産生和形成了,也就是説七言的近體詩已經形成了。下面,我們按照詩體的長短分成七絕、七律和七言排律三類,分別舉例,以作説明。

9.3.2. I  粘式七絕

初唐時期的粘式七絕以首句入韻的為多,首句不人韻的甚少。五言詩剛好相反,以首句不入韻的為多,人韻的為少。這是由于七言詩的傳統與五言詩不同,是傳統造成的“慣性”的表現。下面根據首句的平仄格式分別舉例説明。

登逍遙樓  (宋之問)

逍遙樓上望鄉關,綠水泓澄雲霧問。

北去衡陽二千裏,無因雁足係書還。

贈蘇綰書記  (杜審言)

知君書記本翩翩,為許從戎赴朔邊。

紅粉樓中應計日,燕支山下莫經年。

這是平起平收式的例子,格律結構是AB . bA式,這種格式的詩例較多,例如崔液:《上元夜六首》中的第二首、第三首、第六首.閻朝隱:《餞唐永昌》、f夜宴安樂公主新宅),李適:《侍宴安樂公主莊應制》,劉憲:《夜宴安樂公主新宅》,蘇頸:‘夜宴安樂公主新宅》、《侍宴桃花園咏桃花應制》,徐彥伯:《苑中遇雪應制》,李義:《奉和三日祓禊渭濱,,6侍宴安樂公主新宅應制》、《餞唐永昌》、馬懷素:《餞唐永昌》、沈佺期:《奉和幸韋嗣立山莊應制》、《夜宴安樂公主宅》,呂太一:《閨怨》等等,都是這種格式。再如:

送司馬先生  (李嶠)

蓬閣桃源兩處分,人間海上不相聞。

一朝琴裏悲黃鶴,何日山頭望白雲。

渡湘江  (杜審言)

遲日園林悲昔遊,今春花鳥作邊愁。

獨憐京國人南竄,不似湘江水北流。

這是仄起平收式,結構為6 BA . aB式。這種格式的詩例也較多。如崔日用:《夜宴安樂公主宅》,宋之問:《送司馬道士遊天臺》,《苑中遇雪應制》、《奉和春日玩雪應制》。崔液:《上元夜六首》第一首、第四首、第五首,李嶠:《奉和聖制幸韋嗣立山莊應制》、《遊苑遇雪應制》,杜審言《戲贈趙使君美人9,李適:《餞唐永昌赴任東都》,劉憲:《餞唐永昌》,蘇顴:《奉和聖制幸韋嗣立莊應制》、《重送舒公>,:徐彥伯:‘侍宴桃花園》,:》,李義:《侍宴桃花園咏桃花應制》、《奉幸韋嗣立山莊侍宴應立制》,岑羲:《夜宴安樂公主新宅》,沈佺期:祓楔渭濱痿應飼》“《苑中遇雪應制》,趙彥昭:《奉和聖制幸韋嗣立山莊應制》、《秋朝木芙蓉》,李迥秀:《夜宴安樂公主宅》等等,都屬于這種格式。

首句不入韻的七絕,詩例不多,這説明七言格律與五言格律在一點上是有差異的,現各舉數例,以見一斑。

奉和春B  (元萬頃)

鳳輦迎風乘紫閣,鸞車避日轉彤圍。

中堂促管淹春望,後殿清歌開夜扉。

九日宴  (張諤)

秋葉風吹黃颯颯,晴雲日照白鱗鱗。

歸來得問茱萸女,今日登高醉幾人。

這是仄起仄收式,結構為BA,aB式。這種格式不為詩人樂用,詩例很少。只能再舉出幾首,如李嶠:《侍宴桃花園咏桃花應制》,韋元旦:《夜宴安樂公主宅》,劉憲:《人日玩雪應制》,沈佺期:《獄中聞駕幸長安二首》的第二首等。再如:

傷曹娘  (宋之問)

前溪妙舞今應盡,子夜新歌遂不傳。

無復綺羅嬌白日,直將珠玉閉黃泉。

餞唐永昌  (沈佺期)

洛陽舊有神明宰,輦轂由來天地中。

余邑政成何足貴,因君取則四方同。

這是平起仄收式,結構為AB . bA式。再如馬懷素:《夜宴安樂公主宅》也是此式,這種格式的詩例十分罕見,不為詩人所習用。

9. 3。2.2  粘式七律

初唐時期的粘式七律也和七絕相似,以首句人韻的詩例比較常見,首句不入韻的甚為少見。現分類舉例説明如下。

第一,   以“平平仄仄仄平平“開頭的,結構為AB . bA . aB .bA式。此式最為常見,詩例最多。如

古意呈喬補闕知之  (沈栓期)

.  盧家少婦鬱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徵戍憶遼陽。

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

誰謂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大  酷  (杜審言)

昆陵震澤九州通,士女歡娛萬國同。

伐鼓撞鐘驚海上,新粧核服照江東。

梅花落處疑殘雪,柳葉開時任好風。

火德雲官逢道泰,天長地久屬年豐。

此外如崔日用:《奉和立春遊苑迎春應制》等四首,宗楚客:《奉和幸安樂公主山莊應制》,宋之間:《奉和春初幸太平公主南莊應制》,李嶠:《人日侍宴大明宮恩賜採縷人勝應制》等三首,杜審言:《守歲侍宴應制》,蘇味道:《嵩山石淙侍宴應制》,韋元旦:《興慶池侍宴應制》等三首,蘇頸:《侍宴安樂公主山莊應制》等四首,李義:《興慶池侍宴應制》等五首,盧藏用的安樂公主山莊詩一首,岑羲的望春宮詩一首,薛稷的望春宮詩一首,沈佺期:《紅樓院應制》等七首,武平一的興慶池詩一首,趙彥昭的安樂公主山莊詩一首等等,都是這種格式。當然,從詩歌內容上説,清新而充實的不多,大多是奉和應制之作。

第二,   以“仄仄平平仄仄平”開頭的,結構為BA . aB . bA . aB式。此式也十分常用,詩例也很多。如:

嵩山石淙侍宴應制  (崔融)

洞口仙岩類削成,泉香石冷晝含清。

龍旗畫月中天下,鳳管披雲此地迎。

樹作帷屏陽景翳,芝如宮闕夏涼生。

今朝出豫臨懸圃,明日陪遊向赤城

興慶池侍宴應制  (沈佺期)

碧水澄潭映遠空,紫雲香駕禦微風。

漢家城闕疑天上,秦地山川似鏡中。

向浦回舟萍已綠,分林蔽殿槿初紅。

古來徒羨橫汾賞,今日宸遊聖藻雄。

此外如宋之問:《和趙員外桂陽橋遇佳人》,李嶠:《石淙》,閻朝隱:《奉和送金城公主適西藩應制》,李適的望春宮詩和興慶池詩,蘇頸的太平公主南莊詩等六首,徐彥伯的興慶池詩,薛曜的石淙山詩,李義的採縷人詩,盧藏用的安樂公主山莊詩,馬懷素的望春官詩,沈佺期的興慶池詩等三首,鄭倍的望春宮詩等等,數量也不少,大多是奉和應制之作,缺少豐富充實的內容,但在詩律上卻十分合乎構律規則,是合格的仄起平收式的七律。

第三是以“平平仄仄平平仄”開頭的,結構為aB.bA,aB.bA式,因是首句不入韻的,數量甚少。例如:

從幸香山寺應制  (沈佺期)

南山奕奕通丹禁,北闕俄俄連翠雲。

嶺上樓臺千地起,城中鐘鼓四天聞。

旃檀曉閣金輿度,鸚鵡睛林採眈分。

願以醍醐參聖酒,還將祗苑當秋汾。

此外如李適:《奉和立春苑迎春》等二首,沈佺期的立春苑迎春詩,李邕的太平公主南莊詩等,也屬于此式。

第四是以“仄仄平平平仄仄”開頭的,結構為bA . aB.bA.aB式,這種格式的詩例十分罕見。如:

奉和立春遊苑迎春應制  (韋元旦)

灞渙長安恒近日,殷正臘月早迎新,。

池魚戲葉仍含凍,宮女栽花已作春。

向苑雲疑承翠幄,入林風若起青蘋。

年年鬥柄東無限,願挹瓊觴鬥北辰。

此外如蘇頒:《興慶池侍宴應制》、《景龍觀送裴士曹》也是此式的詩例,但數量畢竟是寥寥無幾的。

9.3.2. 3  粘式七言排律

初唐時期七言格律詩的數量本來就不多,不能與五言詩相比,合格的七言排律則就更加少見了,這裏只舉兩首:

從  軍  行  (崔融)

穹廬雜種亂金方,武將神兵下玉堂。

天子旌旗過細柳,匈奴運數盡枯楊。
關頭落月橫西嶺,塞下凝雲斷北荒。

漠漠邊塵飛眾鳥,昏昏朔氣聚群羊。

依稀蜀杖迷新竹,倣佛胡床識故桑。

臨海舊來聞驃騎,尋河本自有中郎。

坐看戰壁為平土,近侍軍營作破羌。

這首詩長七聯,以AB聯開頭,按照聯內相對和聯間相粘的規則,組合全詩。對仗也尚工整,押韻也都符合要求,因此是一首十分合格的七言排律。不過,七言排律全篇合格的詩作並不多見,不僅初唐是如此,盛唐以後也是如此,這是和五言體不同的地方。究其原因,可能是作七言排律比五言為難,要字字句句合律,實為不易。對于寫格律詩而言,合律的要求和表達的要求之間,是存在著矛盾的,往往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表達上是很好的字句未必符合平仄配合的規則,而平仄合律了,從表達上看又不彝好。詩人的任務是要兼顧兩端,善于調配文字,覓取兩者相互適合的形式,這樣,詩體一長,字數一多,自然就較為困難了。

9.3. 3  七言詩對式律

對式律是齊梁體五言詩中形成的一種格律形式,到了初唐,雖然粘式律更加發展了,成了詩律的主體,但是,對式律仍然存在著,作為一種補充手段,仍為詩人所用。不過在應用上畢竟是有限制的,即它主要被用于絕句體短詩中,在七律中用對式構律的作品就十分罕見,而篇制較長的詩中,則已難于發現。為什麼呢?原因顯然是對式律本身的局限性決定的。因為對式律基本上是同一個律.聯重疊而成的格律,重疊一次,即成對式的七絕;重疊三次,即是對式七律;重疊多次,就是對式排律。重疊形式,畢竟不是好的形式。同一個律聯重疊,畢竟會給人帶來單調、呆板和重復感,音響效果是不好的。七絕只重疊一次,這一缺點還不大突出,但重疊多次,這一缺點就突出了。初唐詩人也許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對式七絕數量尚多,而對式七律十分罕見,合格的對式七言排律則難于發現詩例。

9.3.3. I  對式七絕

第一處是以“平平仄仄仄平平”開頭的,首句入韻。例如:

邙  山  (沈佺期)

北邙山上列墳塋,萬古千秋對洛城。

城中日夕歌鐘起,山上唯聞松柏聲。

餞唐永昌  (徐彥伯)

金溪碧水玉潭沙,鳧鳥翩翩弄月華。

鬥雞香陌行春倦,為摘東園桃李花。

這類詩的結構是AB . aB式,雖然因A和a之間略有差別,不是同一律聯的重疊,但是,其間的關係仍是異聲相對的關係。此外如張敬宗:《邊詞》,徐彥伯:《上已日祓禊渭濱應制》,包融:《武陵桃源送人》,也屬于此式。

第二種是以“仄仄平平仄仄平”開頭的,首句人韻,如:

奉和幸韋嗣立山莊應制  (崔浞)

竹徑桃源本出塵,松軒茅棟別驚新。

禦蹕何須林下駐,山公不是俗中人。

秋江送別  (王勃)

早是他鄉值早秋,江亭明月帶江流。

已覺逝川傷別念,復看津樹隱離舟。

回鄉偶書  (賀知章)

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銷磨。

唯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

這類詩的結構是BA.bA式,B和b句式雖略有差別,仍構成對式格律。這種格式的詩例不是很多。

第三種是以“仄仄平平平仄仄”開頭的,首句不入韻。例如:

苑中人日遇雪應制  (趙彥昭)

始見青雲幹律呂,俄逢瑞雪應陽春。

今日回看上林樹,梅花柳絮一時新。

答朝士  (賀知章)

釵鏤銀盤盛蛤蜊,鏡湖莼菜亂如絲。

鄉曲近來佳此味,遮渠不道是吳兒。

這類詩是aB . aB式,初唐人作的樂章中有《舒和》一調,往往合乎此式。例如魏徵:《五郊樂章·舒和》:“禦徼乘宮出郊甸,安歌率舞遞將迎。自有雲門符帝賞,猶持雷鼓答天成。”又如褚亮的《祈谷樂章·舒和》、《明堂樂章·舒和》、《雩祀樂章·舒合》、《祭方丘樂章·舒合》,也都屬于這種格式。

第四種是以“平平仄仄平平仄”開頭的,首句不入韻。例如:

春  日  (上官儀)

花輕蝶亂仙人杏,葉密鶯啼帝女桑,

飛雲閣上春應至,明月樓中夜未央。

傷曹娘  (宋之問)

可憐冥漠去何之,獨立豐茸無見期。

君看水上芙蓉色,恰似生前歌舞時。

這類詩的結構是aB . aB式,這種格式的詩例最為少見。

9.3.3. 2  對式七律‘

合格的對式七律詩例極少,極大多數詩人已不應用此式寫作,現只舉兩例:

奉和春日幸望春宮應制  (劉憲)

暮春春色最便妍,苑裏花開列禦筵。

商山積翠臨城起,滬水浮光共幕連。

鶯藏嫩葉歌相喚,蝶礙芳叢舞不前。

歡娛節物今如此,願奉宸遊億萬年。

這首詩是以AB聯和三個、aB聯相疊而成的、A式句和a式句在聲調上也是對的關係。又如:

奉和幸安樂公主山莊應制  (李迥秀)

詰旦重門聞警蹕,傳言太主奏山林。

是日回輿羅萬騎,此時歡喜賜千金。

鷺羽鳳簫參樂曲,獲園竹徑接帷陰。

手舞足蹈方無已,萬年千歲奉薰琴。

這首詩是以bA聯重疊三次而成的格式,其中第七句不合律。

以上是初唐對式律的情況,即它只在七絕中得以持續應用,而在較長的詩體中已被逐漸排除,初唐以後,情況也大致如此,如李白的詩中,對式七絕的詩例也有不少,但卻沒有…:…首七律或排律是對式的結構。這很能説明唐代詩人已深知對式律的局限性和它尚能適用的范圍了。(未完待續)

注:這段跟“九-下-一”發混了,應是同一篇。由于已有數百人讀過了,刪也不便。故此説明


被毀前的圓明園竟然這麼美 - 凝望 - 凝望

係統分類: 文化  個人分類: 默認  本文標簽:唐詩格律(九)
·本文只代表博友個人觀點。本文版權歸作者和新華網共同擁有,轉載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評論(0) | 閱讀(8782) | 推薦(0) | 打印 | 舉報 分享到: 分享到騰訊微博     2013-07-11 06:47
唐詩格律(九---中)

引用此文

此文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評論內容:
驗證碼:    
留言頁面 相冊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